当女性被当做物化的性客体时,会有怎样的感觉?

当男性对着女性吹口哨,或者男同事在看到女同事的眼睛之前,挑逗性的瞥了一眼她的身体,女性会有什么感觉?某些人可能认为这些这些行为并无恶意,但是,这些行为会让女性沦为男人性欲望的对

当男性对着女性吹口哨,或者男同事在看到女同事的眼睛之前,挑逗性的瞥了一眼她的身体,女性会有什么感觉?

某些人可能认为这些这些行为并无恶意,但是,这些行为会让女性沦为男人性欲望的对象,因此可能会让女性感到不舒服。

研究证实,当女性成为了物化为性对象时,他们就会遭受到伤害。

性物化是指把一个人的身体看成一个物品去评估它的价值,而在这个过程中忽视这个人的其他部分,比如当事人的想法,感受和欲望。

当女性被当做物化的性客体时,会有怎样的感觉?

20世纪90年代中期,心理学家Barbara Fredrickson和Tomi Ann Robert首次描述了性物化(sexual objectification)对女性心理造成伤害的过程。

(doi.org/cvz9n4)

根据Fredrickson和Roberts的理论,当女性被物化时,她们会以物化她们的人的角度看待自己的身体——会更加关注自己的外表,关注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性价值。

这种所谓的“自我物化”的过程,会让女性产生不愉快的感觉,如果长久重复经历这些,最终会导致长期的心理伤害。

尽管性物化的心理学研究有几百项,但是,Fredrickson和Roberts所描述的过程却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

不过,Koval及其同事最近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的研究首次证明,当女性在日常生活中遭遇性对象化事件时,即使她们不是首要目标,她们也会更加关注自己的外表。这反过来会导致负面情绪的增加,如焦虑、愤怒、尴尬和羞耻。(doi.org/ddx8)

当女性被当做物化的性客体时,会有怎样的感觉?

被他人物化的女性会沉溺于自己的外表

在这项新研究中,Koval及其同事要求268名18~46岁的墨尔本和美国圣路易斯女性被试下载并安装一个应用程序。

该应用程序每天都会提示她们评估自己体验到的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她们关注自己外表的程度(即,衡量她们的自我物化程度),她们最近是否成为性物化的对象,或者是否亲眼目睹过其他女性遭受到这样的对待。

与以往大多数物化研究使用的方法相比,使用智能手机追踪女性日常性物化的经历有以下的几个优点。

首先,研究者可以很确定地捕捉到“真实世界”的性物化例子,而不是那些实验室外不具代表性的人造场景。

其次,通过智能手机的密集调查,可以“实时”贴身收集更准确的性物化报告,而不是依赖问卷调查或日常记录了解过去不太可靠的记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反复抽样调查女性的日常体验,能够测试女性接触性物化事件引发的一连串心理过程。

当女性被当做物化的性客体时,会有怎样的感觉?

研究者通过手机APP实时收集和

性物化有关的数据

正如Fredrickson和Roberts 1997年著名的理论一样。我们发现:女性报告说,当她们被电话骚扰、被吹口哨或被人盯梢时,她们沉溺于自己外表的程度要比没有遭受到这些行为时高出约40%。

关键是,这些自我物化的瞬间刺入可以预示女性随后的负面情绪,特别明显的是随之增加的羞耻感和尴尬感。

这些感觉虽然程度不高,但是非常明显。论文作者认为,这是由于她们被迫暴露于性物化行为之中,或看到他人暴露在性物化行为中而间接导致的结果。

有趣的是,研究者发现,当女性自我物化(self-objectified)时,也就是她们开始想到自己的外表时,她们也会感到一丝丝的快乐和自信。

不过,研究者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女性被其他人以性对象化的方式对待时会让她们产生积极的情绪,无论是直接的遭受到性物化,还是在遭受到性物化后的自我物化,都不会有积极的情绪反应。

这些发现表明,当女性以物化的方式思考自己时,她们会同时感受到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然而,如果自我物化是他人物化而产生的结果,那么,这种源自他人物化的自我物化带来的情绪似乎完全是负面的。

当女性被当做物化的性客体时,会有怎样的感觉?

当女性自我物化时

她们同时会有积极和消极的感受

Picture: Min An/Pexels

研究者发现了一个微妙但重要的先决条件——独自一人的性物化体验并不会直接导致女性的消极/积极情绪发生变化。相反,正如Fredrickson和Roberts所预测的那样,性物化的有害影响仅在性物化导致女性自我物化她们自己时才会发生。

当女性被当做物化的性客体时,会有怎样的感觉?

暴露在性物化环境中会通过自我物化间接地导致心理幸福感降低(例如消极情绪和自我意识情绪的增加)doi.org/ddx8

性物化体验很常见么?

Koval的研究发下,超过65%的女性在5~7天的监测期内至少遭受到一次性物化行为的攻击。

这表明,即使是表面上温和的性物化体验也会叠加在一起让女性面临更严重的心理伤害的风险。

他们还发现,仅仅目睹其他女性被性物化的现象(研究中发现,女性在5~7天的时间里平均报告了4次),也会增加女性的自我物化程度(尽管较弱),并且相应的对情绪健康产生负面的影响。

正如被动吸烟同样有害一样,遇到二手性物化的行为也可能会降低女性的幸福感,即便她们自己很少或从未直接遭受到性物化。KOVAL的研究证实了先前研究的结论,即,性物化是一种相对常见的日常现象。

更重要的是,该研究第一次表明这些日常的物化体验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无害。尽管这种物化带来的伤害隐藏得很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对女性造成更严重的心理伤害。

政府对二手烟的管制已经让我们的空气不再浓烟迷雾。不幸的是,女性被性物化的现象就像二手烟一样仍然弥漫在我们的文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