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男人能不能嫁、女性对待二婚男的心理感受

萧雨毕业后就一直留在父母的饭店帮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个男人走进了她的心里。严伟伦和饭店有生意上的合作,所以经常出入饭店,一来二往,萧雨和他很快熟悉起来。两人成为很亲.密的

萧雨毕业后就一直留在父母的饭店帮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个男人走进了她的心里。

严伟伦和饭店有生意上的合作,所以经常出入饭店,一来二往,萧雨和他很快熟悉起来。

两人成为很亲.密的朋友,经常待在一块聊天,偶尔会一起约饭。

萧雨和他在一起非常开心,萧家父母却对他们的交往很是担忧。

一天晚上吃完饭,萧父把萧雨叫到房间,直接对她说:“我不赞同你跟严伟伦走太近,毕竟他是有妻子的人。”

萧雨听萧父这么说,脸上起了一片红晕,神情略尴尬,“爸,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萧父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我跟你妈是见过世面的人,你要是对他没有非分之想,我就不会找你谈话了。”

萧雨明白父亲的意思,她早就知道严伟伦有妻子,也承认自己对严伟伦有好感。

但她不能去当小.三,这些不道德的念头必须打消。

萧雨下定决心后,便开始疏远严伟伦,不仅拒绝跟他吃饭谈心,连打招呼都很敷衍。

严伟伦看出萧雨的态度转变,可他什么话都没说。

好不容易等到萧雨一人待在饭店,严伟伦按捺不住地抱.住萧雨,语气暧.昧道:

“我知道你对我的感觉,我也是这样,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萧雨眼神慌张地看向四周,确定没有人后才跟他说话,“你是有老婆的人,别说这些话!”

“为什么?!”严伟伦得寸进尺,手伸.进萧雨的衣服里,揉.捏她那柔.软的乳.房。

“萧雨,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我不爱我的老婆了,我会跟她离婚的。”

萧雨愣在那,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严伟伦,声音颤.抖道:“你是认真的?”

严伟伦严肃地看着萧雨,语气不容置疑,“我是认真的,我要跟我老婆离婚,跟你在一起。”

自从严伟伦对萧雨说了那些话后,没有再来找过她。

萧雨想到这,内心感到愤怒,痛恨严伟伦对他的欺骗,更多的是委屈和失望。

两个月后,当严伟伦把离婚协议书交给萧雨时,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严伟伦从口袋里拿出戒指,单膝跪地,深情地问萧雨能不能嫁给他。

萧雨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心脏砰砰直跳,强烈的幸福感填满了整个身.体。

“我让你等久了,可无论如何,我终于能娶你了,你愿意嫁给我吗?”严伟伦再次询问。

萧雨鼻翼微颤,双手抑制不住地颤.抖,眼眶噙满泪水,从没有哪个时刻像现在这样幸福。

她用力地点头,严伟伦激.动地把戒指为她套上,却被一道凛冽的声音打断。

“我绝对不同意你们结婚!”严母和萧家父母一起进门。

两人有些不知所措,严母直接开口道:“儿子,我真是不明白,阿英她勤劳能干,还为我们家生了个大胖小子,你怎么能不要她?!”

“我对阿英早就没感觉了。”严伟伦冷漠道。

“狗.屁!”严母往地上吐了口水,“你就是为了这个贱.女.人抛.妻.弃.子!我绝对不同意你们结婚!”

萧母听见严母这么贬低女儿,也不甘示弱,“我们也反对他们在一起,我女儿一大家闺秀,怎么说也轮不到你儿子来娶她!”

双方母亲吵得很厉害,严伟伦和萧雨连忙拉开她们。

回到家后,萧雨坚持要跟严伟伦在一起,萧母百般阻挠,劝到嘴皮破裂。

“你以为那个男人很靠谱吗?他今天为了你和妻子离婚,明天也会为了别的女人跟你离婚!”

萧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坚决认为是父母故意诋毁严伟伦。

萧父没有办法,只能把她关在房间,不让她和严伟伦来往。

萧雨的性子刚烈,在房间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萧母非常担心她。

“如果你们不让我跟伟伦在一起,那我就一辈子不吃东西。”萧雨有气无力地说道。

萧父看女儿那么倔,无奈地摇头,大手一挥,不再阻止他们。

“让她吃点苦头,那样她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萧父因愤怒而满脸通红,内心更多的是痛心。

萧雨和严伟伦在一起后,两人开了一家小型的运输公司。

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两个人,努力工作,公司开始逐渐走上正轨。

萧雨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未婚先孕,只能赶快结婚,举办婚礼。

萧母有一个要求,买了婚房后,房产证上只能写萧雨的名字。

严伟伦深思熟路后,答应了这个要求。

婚后萧雨顶着大肚子继续忙公司的事情,家里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好。

婆婆看见萧雨的能力那么强,开始对她慢慢改观。

日子慢慢过去,萧雨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婆婆抱.着孙子孙女,嘴巴笑得半天合不拢。

从那以后,婆婆没有再谈起阿英,她把精力都放在萧雨身.上,对萧雨非常好。

萧雨内心觉得她很势力,可在现实中她却很享受势力的婆婆所给的关爱。

萧雨婚后生活过得很幸福,家庭事业双丰收,萧家父母看女儿的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开始对他们的婚姻改观。

转眼间孩子快一岁了,萧雨不想当家庭主妇了,想赶紧回公司上班。

可婆婆刚好生病,没有人帮忙照顾孩子,这让萧雨很苦恼。

交给保姆带,她又不放心,萧母突然想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那就是萧雨的远房表妹——林雯。

林雯二十出头,高中读到一半就出来工作了。

萧雨没有合适的人选,选家里人总比选外人要好,便同意让林雯来家里当保姆。

快奔三的萧雨看见林雯青春靓丽的样子,很是羡慕。

林雯的嘴巴很甜,干活也很勤奋,也许是青春有活力,萧雨跟她在一起也感到活力四射。

她很喜欢林雯,又会做家务、照顾孩子,又能多陪自己聊聊天,这样的保姆谁不喜欢?

萧雨回公司有半年多了,公司事务繁多,两人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夫妻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也许是严伟伦太忙的原因,萧雨感觉严伟伦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

萧雨的朋友都劝她要好好看着自己的老公,一对夫妻的感情变淡,很容易出现婚姻危机。

萧雨下班后给自己买了一套性.感.内.衣,想着严伟伦回家后穿给他看,两人很久没有行.房.事,萧雨感到很寂.寞。

等严伟伦上.床后,萧雨立刻靠过来,暧.昧地抚.摸他的身体,想要激起他的性.欲,可严伟伦用工作太累的借口直接把萧雨打发走。

萧雨觉得很丢脸,心里一股怨气,好几天没有跟他说话,严伟伦反倒无所谓,这态度更让萧雨恼火。

那一.夜后,严伟伦和萧雨进入了冷战期。

一天她摘耳环时,耳环不小心掉到床.底.下,她暗骂一声,连忙趴下去捡。

突然发现床底下有条黑色的蕾.丝.内.裤。

她拿起来看,发现这条内.裤是她买给林雯的。

前段时间和林雯逛街,萧雨带她去买内.衣.裤,林雯当时就挑中了这条性.感的内.裤。

萧雨还开她的玩笑,问她是不是穿给男朋友看的,林雯害羞地低下头,没有说话。

萧雨心怦怦直跳,双脚没力,坐在地上站不起来。

今天本来要去出差,客户改了日期,所以她直接回家了。

回家时没看见有人,林雯从房间出来后,连忙把房门关上。

萧雨看她发型凌.乱,脸颊通红,非常不对劲。

林雯说自己睡得太晚了,萧雨没有太在意,还让她累的话就好好休息。

现在认真想想,林雯的神情还有一丝慌张。

会不会严伟伦就在房间跟她乱.搞?

萧雨想到这儿,脸色逐渐苍白,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

这简直是引.狼.入.室,林雯竟然敢勾.引表姐夫?!萧雨恨恨地想着。

萧雨冷静下来后,仔细地回忆严伟伦这段时间的奇怪举动。

在她面前,严伟伦跟林雯很少讲话,甚至没有眼神交流。

可越是这样,越证明两人之间有问题。

公司经常出差,但严伟伦都把出差的任务交给萧雨。

他以前很喜欢出差,因为不想呆在家带孩子。

如果他想在家跟林雯乱.搞,那所有的事情都讲得通。

可现在,萧雨不知道该怎么去揭发这对狗.男.女。

孩子还在家,他们竟然敢明目张胆地乱.搞。

萧雨心里暗暗想着: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一天早上,萧雨吃完早餐后说自己临时接到通知要去出差。

她认真观察严伟伦和林雯的神情,两人像是在故意克制什么。

“伟伦,你去出差吗?”萧雨神情复杂地看向严伟伦。

“不了,这是你的客户,我就在家帮你带孩子吧。”严伟伦笑道。

萧雨讽刺一笑,没有说话。

萧雨中午一离开家,就打电话联系几个亲戚,邀请他们来家里坐坐。

她想了想,还是打了林家父母的电话,让他们过来。

萧雨带着一群亲戚进了家门,家里没有人出来迎接。

她神情一暗,很快又恢复正常。

萧雨让亲戚们随便参观,三姑六婆一打开房门就看见林雯和严伟伦在床.上赤.裸.相.抱,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

林雯和严伟伦吓了一跳,慌忙地把衣服穿上,三姑六婆的神情很是尴尬,萧雨端着茶杯,气定神闲地站在门外看着他们。

“亲戚来了,你们还没起床吗?”萧雨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们,表情非常瘆人。

客厅一片死寂,亲戚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林雯的父母赶了过来,知道事情的缘由后,非常难堪。

林母一巴掌呼在林雯脸上,对她一阵打骂后,让她直接跪在萧雨面前磕头认错。

林雯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吓得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萧姐,是他老撩.拨我,我没有抵.抗住诱.惑,才......”

林雯手指颤.抖地指向严伟伦,“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孩子。”林母向萧雨求情,“小雯她年轻不懂事,我会把她带回家好好教导。”

林母说完,神情十分尴尬,“求求你们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我女儿她还有未婚夫,我不想她的一辈子被毁了。”

亲戚们没有说话,眼睛不自觉地瞄向萧雨。

萧雨沉默不语,看了看严伟伦,问:“你没有话想跟我说吗?”

严伟伦面无表情地看向萧雨,语气生硬道:“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林母跪下来哀求萧雨,“小雨,我们农村人不求什么,求个安居乐业、子孙满堂、儿女幸福就够了。

小雯我会好好教导她,求你不要告诉别人好吗?”

说完连忙磕头,林雯见母亲这样,也跟随着母亲磕头。

萧雨叹了一口气,扶起林母,语气非常无奈,“您是长辈,我实在受不起你的磕头。

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你让林雯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萧雨把头转向亲戚们,“这是我们的家事,麻烦大家不要说出去。”

亲戚们赶紧点头,林家父母看他们都答应了,连忙向萧雨道谢,拉着泣不成声的林雯迅速离开。

没有好戏看,亲戚们各自找借口离开,屋子只剩下萧雨和严伟伦。

严伟伦一直沉默,萧雨先开口说话,“我当初就应该听我妈的话,果真狗改不了吃屎。”

严伟伦手一顿,抬起头看向萧雨,语气阴森道:“今天是你故意叫亲戚来看我出丑的?”

萧雨愣住,随即讽刺一笑,“看来你挺聪明的。”

严伟伦弹掉烟灰,神情让人难以捉摸。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早该想到,你会为了我抛弃你的老婆,你肯定也会为了别人抛弃我。”

萧雨眼眶噙满泪水,因愤怒而满脸通红。

“大不了我不跟她联系了。”严伟伦烦躁地回应。

萧雨冷笑一声,“严伟伦,我们离婚吧,你到现在都不愿意承认错误。”

严伟伦震惊地看着她,声音有些颤.抖,“我认错!你不要动不动就离婚好吗?”

萧雨抹掉眼泪,态度坚定,“我没有赌气,今天你可以出.轨林雯,明天你也可以出.轨别的女人。”

“我没那么大度,我对感情有洁癖!”

“那孩子怎么办?”严伟伦怒吼。

“我会通过法律手段取得孩子的抚养权,离婚协议书我也会找律师商定。”

“你就不能给我们的婚姻留点余地吗?”

“当初你离婚,你不也是没有给你的前妻留余地?”

“那只有对不起她,我才能娶你!”严伟伦理直气壮地喊道。

萧雨悲哀地看着严伟伦,“我错了,这场婚姻,其实最无辜的就是你的前妻了。”

“我终于体会到她当时的感觉,我当初不承认我是个小.三,可在道德上,我就是小.三。”

萧雨语无伦次,脑子一片空白。

屋子的气氛降到极点,没有人开口说话。

严伟伦的手机响了起来,萧雨瞄了一眼,来电人正是严母。

世界上最难堵的嘴,就是三姑六婆的嘴,恐怕没几天,一大家族的人都知道他跟林雯的丑.事,萧雨痛快地想着。

严伟伦去阳台接电话,萧雨立刻拿包离开,孩子已被她提前送到父母家。

萧雨回到家便把严伟伦出.轨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父母说。

萧父萧母很是气愤,可事到如今埋怨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当初就不太敢相信严伟伦的人品,才让他同意房产证写你的名字,如今那个房子是你的,可公司的财产呢?”萧母问道。

“这个您们不用担心,我在公司有一半的股份,我会把那一半的股份收回。”

“再说,公司的客源都是我带来的,人际关系是我打下的,我敢保证,公司失去我,肯定会濒临破产。”萧雨信誓旦旦地说道。

关于孩子的抚养权,由于两个孩子不到两岁,加上严伟伦出.轨在先,萧雨不费吹灰之力就顺利拿到了孩子的抚养权。

不管婆家有多大的意见,萧雨拿到严家的离婚财产便立刻离开严伟伦。

单亲母亲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很不容易,萧雨宁愿自己辛苦,也不愿意委屈自己和孩子。

这场婚姻,萧雨最对不起的是严伟伦的前妻阿英,听以前的亲戚们说过阿英,每个人都夸赞她善良勤劳。

不管怎么样,是自己的插.足才害他们离婚。

萧雨痛恨自己是个小.三,所以她不可能原谅小.三。

日子一天天过去,萧雨看着手上的U盘,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她把U盘寄回老家,闺蜜很好奇她寄给谁。

“林雯你还记得吗?她后天结婚。”

闺蜜惊讶地问:“她不是小.三吗?竟然还有人敢要她?”

“所以要把真相告诉新郎官。”萧雨抿了一口咖啡。

“我当时发现他们出.轨,就在她的房间以及我和严伟伦的房间安装了隐形摄像头,那个U盘就是她跟严伟伦上.床的视频。”

闺蜜好半天没有说话,只能赞叹萧雨的手段高明。

“老家我已经找好人了,在她婚礼当天,把U盘的视频放出来。”萧雨面无表情,手不自觉地握紧。

“他们还以为我原谅林雯了,怎么可能?”萧雨笑了,为那些人的智商感到担忧。

“严伟伦的公司好像破产了。”

萧雨表情很平静,仿佛早就预测到了。

“现在我只想过好我自己的生活,带好我的两个孩子。”萧雨眼神坚定,对未来充满信心。

几天后,听老家的人说,林雯被取消婚礼,婆家人嚷着要雯滚出家门。

特别是林雯的婆婆,说话毫不在意林雯的面子,直接在大庭广众说不希望不清不白的女人嫁进来。

村里人都在说林雯不.检.点,林家人脸面丢尽。

而萧雨的事风生水起,日子在慢慢好转。